美文欣賞:理想世界


春風熙熙,萬物復甦。


  生命的綠色遍布山林丘陵,給大地換上一件嶄新漂亮的綠衣仙裙。


  一棵稚嫩的小草迫不及待似的破土而出,好奇地打量著這個被霧氣籠罩的美麗的仙山,一滴晶瑩剔透的露珠無聲的滴落在小草的嫩葉芽上,緩緩流入小草的根部,滋潤著幼嫩的小草,小草得到露珠的滋養,興奮地向著周圍生長著,光禿禿的大地致使被翠綠色的小草所充滿,綠草如茵,一幅生機勃勃的景象。


  遠處傳來水流的聲音,河水清澈見底,水草肥美,幾隻小魚在河水裡嬉戲,時而騰空跳起,濺起點點水花,在你追我趕的遊戲中漸漸游遠。在河流的上端白色的瀑布傾斜而下,衝擊著下面的岩石。


 

 一雌一雄兩隻青色雀鳥立在樹枝上,雄鳥利用尖嘴的優勢為雌鳥梳理凌亂的羽毛,雌鳥的小腦袋蹭著雄鳥的頭,嘰嘰喳喳,說著只有它們倆才能聽懂的鳥語情話。


  奇花異卉怒放著清香,芳香四溢,花的香味引來了一隻彩色的蝴蝶,兩者在一起卿卿我我,陶醉在愛情的甜蜜中。


  太陽仿佛是一位嫵媚多情的少婦,熱情似火地輕吻著大地,溫暖的陽光隨著她的愛吻傾斜而下。


  

仙山顧名思義,此山靈氣十足,天材地寶數不勝數,終年雲霧繚繞,物源豐富,生活在山下的居民,壽命得到延長,可以活得很久,因此生活在山下的居民以長壽二字命名為村,村裡百來戶人家,生活在這裡的居民無憂無慮,彼此相愛,心存感恩的心,知足而快樂,村落里沒有貧富差距,大家都是平等的。居民平時靠打獵為生,偶爾帶上魚叉走到河邊扎幾條鮮魚改善下伙食。居民們為了感謝造物主賜予他們的一切,每年村長都會帶領著居民舉行一場神聖的獻祭儀式,感謝那坐在高天之上掌管宇宙萬物的神。


  仙山某一處,青煙冉冉升起,只見一男一女,兩個年輕人圍著火堆烤肉,他,劍眉星眸,挺鼻薄唇,膚色微黑,身材健壯高大,一襲白色衣袍,氣質非凡,熟練的翻著手中烤肉,兩隻木棍分別插著兩隻兔子,旁邊的女孩微笑的望著青年男人,她,一雙迷人的大眼睛,像寶石那樣的璀璨美麗,黑髮如絲,白色絲帶束著一頭秀髮,眉毛很細,小巧的鼻子,紅潤的雙唇,說笑間,露出齊整白凈的牙齒,一身青色裙子。


 

 巧笑倩兮,顯出女孩獨有的魅力,女孩對青年男人道:「長樂,兔肉烤好沒?我餓了。」長樂微微一笑,道:「梓妍,你吃的時候小心燙。」說著,把木棍遞給梓妍,梓妍聞了聞,笑嘻嘻道:「好香啊!我要開吃了」便大口細嚼的吃了起來,梓妍對長樂讚揚道:「長樂,你烤的兔肉真好吃,咱們長壽村哪家的姑娘要是嫁給你,可真是有福,天天都能吃到好吃的烤肉。」長樂取笑道:「那你願意嫁給我嗎?」梓妍聽到這話,臉頰上泛起幸福的紅暈,害羞道:「討厭,人家不給你說話了。」其實心裡開心極了,但因著害羞所以不敢說出來,少女的心思,男孩又怎能猜透呢。長樂靜靜的看著梓妍,目光中滿是深深地愛意。


 

 小河邊有兩個男孩,大的有八歲,小的有四五歲,胖乎乎的很可愛,鼻孔里時不時流出鼻涕蟲,快鑽到嘴裡時,一吸溜鼻涕蟲又跑到上面去了,弟弟在河岸上看著哥哥捕魚,哥哥站在河裡,河水不深僅僅到膝蓋,哥哥索性把褲子一脫,雙手持魚叉腰上綁著魚簍,瞪大眼睛,細心觀察著河底有沒有魚出現。弟弟在岸上奶聲奶氣喊道:「哥哥,我要吃魚魚。」哥哥扭頭對弟弟道:「弟弟,別急!等哥哥捉了魚,咱們就回去,再等一會。」一條大魚緩緩游過哥哥的身邊,哥哥屏氣凝神,舉起魚叉,噗呲一聲,魚叉把大魚扎個透心涼,哥哥把大魚從魚叉上取下,放進魚簍里,轉身上岸去,興沖沖的對弟弟說:「走,弟弟,咱們回家去,讓媽媽給咱們做魚吃。」弟弟見哥哥捉到大魚也很高興,一蹦一跳的牽著哥哥的手向家裡走去。


  

長壽村東西北三面靠近仙山,南面靠近小河,地理位置絕佳,一般村中婦女洗衣都是到河邊,五六個成群,好不熱鬧。村子中心有一口古井,井水甘甜清澈,冬暖夏涼,為村民解決了許多的問題。村裡百戶居民,房子用木頭建造,都是建造兩層,站在二層樓上,可以看的很遠,全村的房子坐落各處。古井旁邊有一棵千年古樹,樹上掛著一個大鐘,一般有事情或者是舉行獻祭儀式時,村長會敲響鐘,召集村民來開會。


  村子裡有一條村道,一條大道直通到小河邊。此時,一個青年人攙扶著一位懷孕的少婦向南邊慢慢走去,迎面走來一位洗衣服回來的中年婦女,婦女看著對面的青年,親切的說:「大山,陪媳婦出來散步嗎?」被叫做大山的青年,笑了笑回應道:「是啊,李嬸,陪娟子走一走,對胎兒有好處 」李嬸笑說:「那你們夫妻倆慢慢轉,娟子生孩子的時候叫我,我幫娟子接生,當初你媽生你的時候,就是我接生的。」夫妻倆聞言一笑,對李嬸笑說:「李嬸,那謝謝你了。」李嬸擺擺手,笑說:「都是鄰居,有啥可見外的,今天我幫你,明天你幫我,還不都是一個樣,好了,不說了,我還要回去給你叔做飯里。」話畢,向村子裡走去,夫妻倆繼續向前面走去,欣賞著山山水水,說說笑笑。


 

 夕陽西下,落霞滿天。炊煙裊裊,各家各戶都在忙著做晚飯,一處木屋前一婦女向外張望,低聲嘀咕道:「長樂這孩子咋還不回來。」轉身走進屋裡,正方形的木桌早已擺好了飯菜,兩葷一素,黑瓷盆里的肉湯,散發出誘人的香味,盤子上放著幾個雪白的饅頭,木凳上坐著一位中年人,面目和善,身材偏瘦,一身粗布衣衫,中年婦女進屋來,對中年男子說:「阿峰,長樂這孩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,太陽都落山了,還不見他回來。」阿峰笑說:「小蝶,你就別操那麼多的心,這臭小子一會就回來了。」


  剛說完這話,長樂便在外面嚷道:「爹娘,我回來了。」進門坐下,笑嘻嘻的說:「不好意思啊,讓你們久等了。」阿峰笑罵道:「臭小子,你還知道回來。」長樂說:「我餓了,肯定要回來吃飯啊。」母親溫柔的說:「長樂,下次別回來這麼晚,讓娘擔心。」長樂拿了一個饅頭,咬了一口,含混不清說:「娘,我知道了。」


 

 一家人邊吃邊聊。父親問道:「長樂,你是不是喜歡張強家的丫頭?大清早我就看見她過來找你玩。」長樂把嘴裡的饅頭咽下,說:「我喜歡她,不知道人家肯不肯嫁給我。」母親笑道:「這個好辦,趕明讓你爹託人問問,我看梓妍這丫頭挺不錯的,人長得漂亮而且還尊老愛幼,是個不錯的媳婦。」父親說:「明天我登門拜訪村長,讓他老人家幫幫忙說個媒。」一家人在歡樂的氣氛中吃完晚飯。


  夜色迷人,皎潔的月光在暗淡的夜空中好像一顆耀眼的寶石,柔和的光芒照耀著無盡的黑夜。


  喜歡青山綠水,一草一木亦是一道美麗的風景,用五彩斑斕的文字構造屬於自己的心靈世界,遠離世俗,過著閒雲野鶴般的日子,豈不樂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