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年前的國產冷門懸疑神作,從頭反轉到結尾,可惜被嚴重低估

上世紀八十年代初,懸疑偵探電影《405謀殺案》引發了巨大的轟動。

該片在當年上映之後引發轟動,以29萬元的成本,創下了4.2億觀影人次。

粗略估計,影片的票房高達上億元,是1980年的國產電影票房冠軍。

此片的成功帶動了國內電影廠開始拍攝刑偵破案電影,在八十年代逐漸成為一種現象。

當時的觀眾記憶里留下了不少經典的懸疑犯罪電影,如1983年的《蛇案》,1984年的《508疑案》,同時期還有《神女峰的迷霧》、《白霧街兇殺案》、《峨眉飛盜》等電影。

本期要推薦的是此類電影的又一經典代表作,1985年上映的《林中迷案》。

這部電影被公認為八十年代國產懸疑推理電影的又一高峰,劇情懸念一波三折,故事層層反轉,尤其電影在當年上映以後,被很多人視為童年陰影!

《林中迷案》

Woods lost case

西南邊陲的某個縣城,這天,濃霧籠罩的山林里。

一位老獵人帶著年幼的孫子一起,在樹林裡尋找獵物,結果意外發現了一具屍體。

很快警方收到報案,屍檢過後確認死者是一名中年男性,死因是後腦遭鈍器擊打而亡。

通過勘查案發現場,警方發現了兩枚鞋印,推斷兇手穿著一雙翻毛皮鞋,比較特殊的是兇手左腳鞋印清晰,右腳卻十分模糊,由此推斷兇手很可能是個瘸腿的人。

此外在屍體旁,還發現了一枚在當地很常見的銅菸嘴。

警方勘驗完現場後,準備將屍體帶走。

兇案現場卻有一隻猴子卻狂叫不已,任憑警方怎樣轟趕,都不肯離開。


老獵人並不是一位普通人,他曾是當地的刑警隊長孫洪輝

老隊長憑藉多年的辦案經驗,懷疑猴子與死者有關,因此將猴子帶回了自己家收養。

第二天一早,現任刑偵隊長郭軍帶妻子一起,來到了老隊長的家裡求助。

進門的時候,郭軍的妻子沈玲掏出手帕擦汗,不慎從包里掉出來幾枚硬幣。

門口的小猴子居然跑過來,撿起了所有硬幣。

老隊長看到這一幕,內心有了判斷。

這隻猴子很可能受過訓練,是跟著耍猴人賣藝的。

據此猜測,死在密林中的屍體,身份很可能是一名耍猴人。

老隊長以為郭隊長請自己出山,是要協助調查林中兇殺案。

卻沒想到,郭隊長反而帶來了另一樁更緊急的案件,西南軍工廠失竊案

不久前,當地的軍工廠失竊了幾隻白金坩堝,這幾隻坩堝價值不菲。

更麻煩的是,坩堝內還殘存了一些軍方航天實驗用的燃料樣本,一旦泄露後果不堪設想。因此上級下令,讓郭隊長限期破案。

接連兩起大案發生,郭隊長面臨很大壓力,因此才來請破案無數的老隊長協助查案。

沒過多久,警方查到了附近的梧桐壩鎮的一家旅館。

根據旅館服務員馬二昌的回憶,幾天前,有一名耍猴人住在旅館。

對方登記的名字叫做陸雲祥,手裡的那隻猴子名叫「亞亞」,非常聰明,見到人會作揖,此外,陸雲祥住店的時候還牽著一頭白羊,也是街頭賣藝用的。

根據這些線索,郭隊長找到了集市上賣羊的商販打聽,得知當地產的都是黑羊,白羊一般出自北方品種,在當地並不多見。

順著這條線索,郭隊長查到了集市上的一家羊肉湯粉店。

湯粉店的老闆娘人稱張寡婦,是一名風韻妖嬈的女人。

老隊長在羊肉湯粉店發現了耍猴人的白羊,於是紛紛民警暗中監視,這天深夜,一名瘸腿的男人悄悄走進了湯粉店。

次日上午,當地縣城的貨運公司內,郭隊長的妻子沈玲是這裡的貨車調度員。

沈玲安排一名貨車司機邱福根,去邊境的林場拉一批木材。

邱福根卻嫌去邊境的山路太難走,因此各種推辭。

恰好旁邊有一名司機金永昌,他是貨車司機中的勞模,主動提出換班,表示願意走林場這條路線。

另一邊,經過郭隊長的暗中調查,查到進出湯粉店的瘸腿男人名叫劉興根,外號鐵拐劉,是邊境公路檢查站的檢查員,湯粉店的老闆娘張寡婦是他的姘頭。

進一步調查後,確認鐵拐劉和張寡婦是當地的一夥走私集團的頭目。

鐵拐劉的瘸腿,符合兇手的特徵,再加上陸雲祥的白羊。莫名出現在鐵拐劉的姘頭那裡。

而陸雲祥的屍體,剛好被埋在離檢查站不遠的樹林。

一連串的證據,讓警方推斷鐵拐劉的殺人嫌疑很大。

為核實情況,郭隊長帶著老隊長一起,開車去往邊境檢查站。

當地的山路非常崎嶇,去往邊境的路上,要經過一段非常險要的懸崖彎道。

司機必須小心翼翼地將車開過危險的倒車棧橋,稍有不慎就會跌入峽谷。

終於抵達邊檢站,郭隊長問鐵拐劉,是否認識一名叫做陸雲祥的耍猴人,鐵拐劉卻矢口否認。

面對狡猾的鐵拐劉,郭隊長不願打草驚蛇,只好另尋線索。

離開邊檢站的時候,恰好遇到了拉貨經過的金永昌。

下午,湯粉店的張寡婦因為手裡有一批假藥材,急需找司機幫忙運送。

張寡婦讓人收買金永昌,提出讓對方幫忙運貨。金永昌表面答應,等張寡婦帶著走私貨物一起上車以後,金永昌卻將人送到了警察局。

「自投羅網」的張寡婦,面對警方的審問,只好交代了自己的罪行。

根據張寡婦交代,他聽命於鐵拐劉的吩咐,一直幫對方出手走私過來的商品。

至於那隻白羊,也是鐵拐劉從別人手裡買來的。

就在警方準備逮捕鐵拐劉的時候,卻發現,鐵拐劉居然死在了檢查站附近的廢棄磚窯內。

警方詢問了檢查站的另一名工作人員,得知案發前,當地的一名賭徒波罕曾經來找過鐵拐劉。

於是,警方立刻逮捕了波罕,然而波罕卻拒不承認自己殺過人。

郭隊長認為波罕與鐵拐劉可能是同夥,兩人合謀殺死了陸雲祥,之後兩人再將屍體埋在樹林裡,事後兩人因分贓不均而內訌,波罕又殺死了鐵拐劉。

對於郭隊長的推論,老隊長並不贊同,反而提出了一些疑點。

首先,在案發現場出現的腳印,是前腳掌磨損,而鐵拐劉走路的時候是後腳掌著地。

其次,鐵拐劉抽菸的時候,習慣用嘴叼著菸嘴,因此菸嘴部位有明顯的咬痕。可案發現場找到的銅菸嘴上的咬痕位置,卻明顯不符合鐵拐劉的習慣。

如果從這個特徵來推論,旅館的服務員馬二昌才有這種習慣。

最後,老隊長還拿出了更具體的證據。根據波罕的口供,他當晚在賭攤一直呆到晚上十點多。

老隊長找其他賭徒詢問後得到了證實,波罕當晚的確一直在賭攤沒有離開過,由此證明波罕並沒有作案時間。

老隊長的一番分析有理有據,郭隊長卻不願接受這樣的結果。

他如今面臨很大的破案壓力,舊案未破新案又起,讓郭隊長十分頭疼。

正當案件陷入僵局的時候,老隊長決定帶著猴子一起,去見見嫌疑人馬二昌。

老隊長來到旅館,當著馬二昌的面,掏出了案發現場的銅菸嘴,馬二昌的表情顯得很慌亂。

接著老隊長放出猴子,猴子見到馬二昌,突然嘶吼著撲在對方的身上。

看到這一幕,老隊長內心確認,正是馬二昌殺害了猴子的主人陸雲祥。

老隊長想要抓捕馬二昌,可他畢竟年事已高。

馬二昌見事情暴露,將老隊長打倒在地,慌忙逃往附近的山裡。

又一天過去,警方突然接到報案,有人在附近的大橋下,發現了一名渾身是血的男人。

郭隊長趕到現場,發現傷者竟然是逃走的疑犯馬二昌。

此時的馬二昌身受重傷,已經奄奄一息,只是嘴裡斷斷續續說了幾個「白」字,隨後便沒了氣息。

馬二昌的神秘被害,讓案情再次陷入撲朔迷離當中。

郭隊長分析,在馬二昌的背後,可能還有一名藏得很深的兇手。

這時,他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,兇手不一定是瘸子。

郭隊長掏出了一雙自己穿了多年的皮鞋,告訴身邊的小王,自己因為常年開車,經常用右腳踩油門,因此右腳上的鞋前掌磨損嚴重,案發現場兇手留下的鞋印,也是右腳前腳掌磨損。

之前警方一直誤以為是瘸子,但其實還有另一種可能性,兇手是一名老司機。

老隊長聽到這番話,也陷入了深思,他一直想不通兇手的作案動機。

這時,在辦公室內的猴子趁著老隊長不注意,竄到了文件櫃前。

試圖拔下櫃門上插著的鑰匙,看到這一幕,老隊長突然有了靈感。

仿佛抓到了一個線頭一樣,老隊長瞬間理清了思路。

此前警方對波罕的審訊中,他們一直忽略了一處重要的細節,波罕曾提到他給陸雲祥帶路的途中,陸雲祥不停地抱怨,有個貨車司機打了他的猴子。

老隊長推斷這名貨車司機,其實是金永昌。

見郭隊長和小王迷惑不解,老隊長為兩人還原了案發過程。

當日下午,陸雲祥離開旅館後,恰好在門口遇到了貨車司機金永昌。

陸雲祥想僱傭金永昌,捎帶自己去竹子坪,金永昌卻突然惱羞成怒,打了陸雲祥的猴子。

問題的關鍵在於,金永昌在外人面前一直是「老好人」形象,為何他會突然暴怒打猴子?

老隊長看到猴子想要開辦公室的文件櫃,突然想通了這個問題。

當時金永昌和陸雲祥正在商量價錢,猴子卻偷偷鑽進了車裡,打開了車上放著的工具箱,結果被金永昌看到,直接打了猴子一頓,由此推斷,工具箱內有見不得光的秘密。

再聯想起馬二昌臨死前,說的那幾個「白」字。

老隊長有了大膽的猜想,工具箱裡放的就是軍工廠失竊的白金坩堝。

有了以上猜想後,老隊長復盤了三起兇殺案的始末。

不久前,金永昌和馬二昌一起合謀,盜取了軍工廠的白金坩堝。

之後,陸雲祥的猴子私自打開工具箱,取出了白金坩堝,恰好被陸雲祥看到。

金永昌害怕暴露,因此與馬二昌一起合夥殺死了陸雲祥。

事後,金永昌急著將白金坩堝脫手,只能求助走私販鐵拐劉。

鐵拐劉貪得無厭想要獨占白金坩堝,讓金永昌動了殺心,於是便趁著波罕來找鐵拐劉借錢的時候,悄悄躲在廢磚窯,等波罕走後將鐵拐劉殺死,藉此讓波罕成為替罪羊。

但他沒想到,警方還是查到了馬二昌的身上,因此金永昌只好鋌而走險,殺死馬二昌滅口。

經過老隊長的分析後,案情終於豁然開朗。

郭隊長下令讓人去逮捕金永昌,然而此時的金永昌,已經悄悄挖出了白金坩堝,打算開車潛逃。郭隊長開車帶隊追蹤,雙方在山道上展開追逐。

逃走的金永昌,恰好要經過老隊長所在的村子。

老隊長帶領村民們設置路障,可惜還是被金永昌衝過了路障。

這時,猴子亞亞趁機跳到了車上,瘋狂撕咬金永昌,金永昌開槍朝著猴子射擊,卻被靈活的猴子給躲過,只是車速因此慢了下來,給追蹤的老隊長爭取了時間。

最終,在經過懸崖彎道的時候,老隊長抄小路追上了金永昌的貨車。

金永昌正在小心翼翼地倒車,氣喘吁吁的老隊長,突然拎著斧頭站在貨車後面。

看著年邁的老隊長,金永昌絲毫沒將對方放在眼裡,他當面承認了自己殺人並盜竊白金坩堝的全部罪行,接著扔出一沓鈔票,讓老隊長放他一馬。

老隊長輕蔑一笑,將錢全部扔進了峽谷里。

金永昌見無法甩掉老隊長,當即掏出手槍,扣下了扳機。

老隊長卻毫不畏懼,毅然用手裡的斧頭砍斷了索橋上的鎖鏈。

索橋瞬間斷裂,金永昌連人帶車一起摔下了懸崖。

故事的最後,老隊長用生命為代價,阻攔了這名兇犯的逃脫。

《林中迷案》拍攝於1984年,由上海電影廠出品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,國內的公安電影,從過去的反特諜戰,逐漸轉向偵探破案。

尤其是1980年的《405謀殺案》之後,越來越多的公安刑偵電影開始出現。

這部《林中迷案》是此類電影的又一代表作。

不同於《405謀殺案》是一部披著偵探電影類型外衣的政治驚悚片,《林中迷案》是一部地道的刑偵推理電影,全片圍繞片名中的「迷」字做文章,以一起離奇的林中兇殺案作為引子。

繼而引出軍工廠失竊案、邊境走私案和另外兩起兇殺案,案件之間彼此交錯,造成案中有案的懸疑感,加上偵破過程曲折跌宕,從頭反轉到結尾,還出現了猴子指認兇手等離奇情節,可以看出編導在劇本和敘事層面下了一番功夫。

除了案情曲折離奇外,電影較之同時代的公安刑偵電影,在角色塑造上要更加認真,編導在盡力避免角色的臉譜化,比如大反派金永昌。

他在貨運公司是安全行駛的標兵,平時工作積極堪稱勞模,深得同事的信任與好感,後來張寡婦找她走私,他故意開車將張寡婦送到警察局,以檢舉有功換取公安人員的信任,任誰也不會想到這樣一位道德楷模,竟然是隱藏最深的盜竊殺人犯。

電影的核心人物是李丁飾演的老隊長,編導將其塑造成一名退休賦閒在家的前刑警隊長,用了很多細節凸顯出這個角色的他的「力不從心」,在警隊內聽其他人分析案情的時候,經常會打瞌睡,被潛逃的馬二昌打傷後,回到家氣喘吁吁地躺在床上,哀嘆自己「老了、不中用了」。

但正是因為有這些缺陷,老隊長的英雄形象才更加被凸顯出來。

他在查案時不會頭頭是道地做理論分析,靠的是謹慎的態度和仔細核實案件的每一處細節,如兇手鞋印的磨損部位,菸嘴的咬痕,猴子喝灑、開鎖,馬二昌脖子上的抓痕,金永昌的工具箱,都沒有逃過他的雙眼。

最典型的是老隊長喝水的戲份。

老隊長比較邋遢,經常隨手拿起別人的茶杯就喝,年輕幹警小王就因這一點非常嫌棄老隊長,老隊長剛喝兩口,就被小王奪過去,倒掉剩水擦拭杯口。

但到了故事結尾,檔老隊長抽絲剝繭揭曉了案件了整個謎底,講得口乾舌燥的時候,小王卻主動遞上自己的杯子,請老隊長喝他的水。

導演通過喝水這處細節,將小王對老隊長從一開始的鄙夷嫌棄,到逐漸轉為由衷欽佩的變化過程刻畫得非常清晰。

電影的缺點在於,作為一部懸疑推理電影,影片在故事的邏輯性上還有瑕疵,如軍工廠盜竊案到底是如何發生的?老隊長最後的推理過程有些強行,雖然基本自圓其說,但證據鏈顯得不夠充分。

還有電影的結尾,老隊長到懸崖邊的倒車棧橋上,孤身攔截全永昌出逃的卡車,最後壯烈犧牲,這段戲其實大可不必,明顯是導演為了凸顯角色身上英雄主義精神,但情節太過生硬,反而淪為一處敗筆

不過,總的來說,這部《林中迷案》是一部相當精彩的國產懸疑推理電影,儘管受限於年代和製作水平,電影畫風比較粗糙,但編導在有限的條件下,製作了一部懸念跌出的犯罪懸疑驚險電影,值得今天的觀眾重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