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楊冪、劉詩詩,再看baby,路陽導演調教女演員,我是一萬個服氣

又來了,又來了!

古裝諜戰劇《風起隴西》上線以來,雖然褒貶不一,但其中較大爭議,也是話題度討論相對較高的,依然離不開Angelababy(楊穎)的名字。換句話說,該劇想炒高熱度,楊穎為其助力,功不可沒。

咱們先來看看,網友和觀眾對楊穎在劇中的表現,都有哪些評價,以相似內容,小編總結出了兩點,一是造型表情怪異,二是毫無演技,花瓶擺設。

其實無論楊穎出演哪部影視劇作品,只要關於她的評論,大多都是毫無演技,要麼就是呆板做作,表情浮誇,這似乎已經成為了對楊穎的一種刻板偏見。

小編並非想替她辯解(我又不是她的粉絲)但也想對網友說:你們吐槽,能不能有點新意?翻來覆去就是沒演技,沒演技。

楊穎在劇中才幾個鏡頭?才幾句台詞?

她只不過是大魏安插在蜀漢的小小女諜,不能左右大局,更不影響劇情推進。

樂師柳瑩所要體現的僅僅只是男人群像戲中的那一抹異色而已。

真的很佩服那些連劇都沒看的人,只是掃了下演職人員名單,就能斷定一個演員毀掉了整部劇,別說楊穎了,放眼華語影視圈,也沒有哪個能做到此點,而且這樣去評論,對其他戲份較重的演員有失公允,況且,楊穎的表現也沒有到如此不堪的地步。

首先聊聊楊穎在劇中的扮相,男以穿麻蓄鬚,女以留白點紅,是漢晉時期的主要特徵,而當時對於女性的審美觀念,也一直延續到了南北朝後期。

對隋唐女性的妝容服飾同樣影響頗深,到唐代貿易繁盛,萬國來朝之壯舉,與倭國文化互通,才被其效仿改良流傳海外。

那些說楊穎造型像極了日系風的,麻煩你們自行回去背書。

該劇的服道化,包括禮儀,完全符合當時的朝代,也與漢晉傳統的審美觀念相契合。

另外楊穎以樂姬歌妓形象登場,冷若冰霜,倒也拿捏了一絲出塵氣質,著裝以輕紗藍白為主色調,樸拙素雅,談不上驚鴻一瞥,也確有幾分姿色。

如論表情怪異,第一是妝容襯托,第二是人設需求,第三實在是鏡頭有限,沒有更多考量依據,也就談不上她的演技優劣。

以小編視角客觀來講,楊穎角色無足輕重,感情線稀薄,並不影響故事進度,整體表現算得上中規中矩。

首先樂姬柳瑩只是顆棋子,她是聚焦小人物於三國亂世,征戰殺伐,隨時可棄的一葉孤舟,即便設定為男人戲,如果沒有女性角色點綴,也會略顯突兀。

況且女性角色在諜報工作中,會通過自身優勢獲取信息,起到了不同功能性的重要作用,雖然可以帶過,但也不能完全忽略。

路陽導演擅長構圖運鏡,鏡頭語言較為豐富,通過蜀漢、曹魏兩地兩極化,濕潤和乾燥的氣候環境為主要置景,以此區分開不同陣營的極端對決。

在此基礎上,分別安插了蜀魏,兩種不同風格的女諜。

這是對應環境和陣營的一種視覺衝突處理,大量留白,以及女性角色的點綴,使智者可遊刃於權謀中,將冷暖色調完美融合。

這是路陽導演拍攝古裝戲一貫的手法,《繡春刀》如此,《修羅戰場》亦是如此,怎麼到了《風起隴西》觀眾們就不能接受了?

在路陽導演的作品裡,女性角色永遠不會是他的第一選擇,但他總會為女性角色留下一些意可深會的空白鏡頭,那是在環境裡執行殺戮後的一種獨特意境。

《繡春刀》的劉詩詩,一抹嫣紅引申出了錦衣衛三兄弟身上的血腥氣。

在屠戮掙扎中苟活求存的無奈,以及想改變生活現狀的迫切。

《修羅戰場》的大冪冪,同樣是相類似的功能性角色,畫師北齋,竹林倩影,一抹幽綠,環境與角色融合,傳統武俠和風林火山糅雜一處,身在天堂,心如地獄。

無論是劉詩詩還是楊冪,她們所飾演的角色都是無辜的,甚至是無知的,但在她們身上所發生的蝴蝶效應,卻攪亂了血雨腥風,屬於男人爭勝場的整個戰局。

路陽導演是懂得藏拙的,他不需要劇拋臉,更不需要女演員在男人戲中脫穎而出,點到為止正是其精妙之處。

路陽導演選女角的共通特性是要美,要美得有特點,要有流量,要有話題。

準確點來說,她們就是路陽導演安排在影視作品裡的「花瓶」,是與景深相互配合,以達到他運鏡目的的一種手段,脫塵到體現出功能即可,無需過硬演技加持。

通過此分析,我反倒覺得楊冪、劉詩詩,包括《風起隴西》中的楊穎,都遵照導演意圖完成了任務,而且她們也非常適合相關作品裡的角色。

正是她們襯托下的點睛之筆,讓男人決絕果斷的背後多了些許兒女情長,也讓故事推進的行事動機變得更加合理。

就像《繡春刀》系列,我們記住的是沈煉,是陸文昭,而《風起隴西》更加突顯的,是陳坤、白宇,是聶遠和尹鑄勝老師。

可在這些影視劇作品裡,除了這些演員演技令人印象深刻,極其精緻的布景,以及考究的美術構圖,能夠彰顯出特定時代的畫面處理方式,教坊司周妙彤,北齋先生,樂姬柳瑩,無疑是整個構圖的一抹亮色。

不得不說,路陽導演掌鏡下的女演員,都發揮出了角色本該有的價值。

那麼,即使是花瓶,又有何妨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