漲粉百萬,《蒼蘭訣》爆火,抽菸喝酒的王鶴棣真的名副其實嗎?_工作_關係_時候

台灣偶像劇教母柴智屏在物色《流星花園》的道明寺人選的時候,非常糾結:

「是選演技好的,還是長相好的呢?」

但是當看到王鶴棣,她馬上拍板了:

「當然是要選長得好看的!」

「容顏不倒,江山不換」王鶴棣憑藉其精雕細琢般的高顏值成功拿到了娛樂圈的入場券。

甚至「持靚行兇」,一路「高歌猛進」,直到《蒼蘭訣》的大爆一舉把他「送上青雲」。

微博漲粉百萬,東方青蒼成為「九億少女夢」,98年的王鶴棣確確實實地紅了。

都說「糊是最好的保護色」,王鶴棣一起飛,各種「黑料」就接踵而至。

然而細究下來,確是些「抽菸」「喝酒」「中專畢業」等微不足道的「欲加之罪」。

白紙一張,沙雕一個,究竟他憑啥?

都說小火靠捧,大火靠命,王鶴棣這次確實占盡了天時地利與人和。

《蒼蘭訣》誠意滿滿,特效、服化道、劇情簡直是仙俠劇的一股清流。

王鶴棣也接住了這個角色,從《遇龍》里的AI面癱歪嘴龍王到《蒼蘭訣》里霸氣傲嬌的東方青蒼,他的演技可以說是質的飛躍。

要不然也不會是去年古偶醜男,今年榮登古偶美男榜單前列了。

以前,對他「愛答不理」,現在,直呼「真香」,「高攀不起」。

何炅曾經說過:

「王鶴棣就是天生的偶像,他是一個特別神奇的可造之材。」=

事實證明有的人就是天生會發光的。

即使他是一個沒有背景的成績也不好的樂山大男孩。

帥是他的名片,而且他也自知,甚至毫不掩飾,大大方方,坦坦蕩蕩,絲毫沒有矯揉造作。

他跟記者說,從小就覺得自己好看

對自己的評價是,「活潑、好動、帥氣」

主持人問他:

「別人怎麼評價你會開心?」

「誇我演得好,我會很開心。」

「那誇你帥呢?」

「夸就誇了唄。」

王鶴棣有著很純粹的真實,讓人稀罕。

他把粉絲叫做兄弟,希望和粉絲是朋友一樣的關係。

對專科學歷,他也很坦率:

「我自己學習也不太好。」

他不會去偽裝自己,也不會給自己立所謂的人設。

別人問他:

「會喝茶嗎?」

他覺得很搞笑:

「那不是我爸的年紀幹的事嗎?」

平常的他也不化妝,也不打理,帶個口罩就出門了。

沒什麼明星的架子。

對待演員,也只是把它當成了一份養家餬口的職業,而並非充滿著太多高高在上的虛榮心。

出名後,在去韓國拍雜誌的前一天,王鶴棣還在他爸爸店裡,幫忙烤串

有一回,過年的時候王鶴棣被「困」在了劇組拍戲。

他媽媽來看他,碰巧那個時候他發著高燒,但還得吹著鼓風機拍高空戲。

王鶴棣特別難受,幾乎要暈厥。

但他看著媽媽擔憂的神色,王鶴棣表現得非常無所謂的樣子,就是為了不讓她太擔心。

每拍完一部戲,王鶴棣都會寫一篇「告別的小作文」。

他說他心裡有很豐富的感情,這是對角色的一個交待

5年前的他說不定會選擇當一個空乘或者是籃球運動員,但現在,他成為了一名演員。

2017年放棄了實習工作去參加了《超次元偶像》,他突然進入了一個陌生的藝人的人生。

但是他接受得很快速,並且很坦然:

當藝人最大的收穫是我過上了一個挺精彩的人生吧,因為這樣,我的人生每天都會不一樣,每天都有新的刺激和新鮮的事物要去接收。」

有人問他:

「當藝人對他最大的改變是什麼?」

他出乎意料地說:

「爸爸媽媽已經把我當大人看了,這就是我最大的變化吧。」

他覺得,改變,其實跟他當不當藝人沒有太大的關係。

「就是感覺自己參加工作了,無論我去從事什麼工作,都是一個從小孩蛻變成大人的過程,這個其實和當藝人沒啥關係我去做其他工作,也會有成長。

神奇的是,居然在王鶴棣身上體會到一種「大智若愚」的感覺。

帶著「他肯定是一個叛逆,反叛,不可一世,目中無人」的「偏見」去看他,卻發現他居然完全不同,「純粹、乖巧、踏實、清醒」,讓人「猝不及防」地被吸引了。

在《流星花園》播出後,王鶴棣開始被許多人熟知,特別是在機場,有時候會人潮洶湧。

但是他也很快去接受了,他說他並沒有花時間去適應它。

我覺得這就是我的工作的一部分而已,無論《流星花園》播不播,都是在完成一個演員該去完成的工作而已。」

對待藝人的這份工作,23歲的時候,他已經有著難得的清醒和理性了。

成年人的世界其實有很多不願的事情,很多被迫營業的事情,你只能去接受他。這是你的工作,你得去完成它。

各行各業都是如此辛苦,圈裡圈外都是一樣。

面對各種謾罵和爭議,他很釋然。

每個工作都是很辛苦的,我不會有退圈的想法。去接受它就好,一些東西是不可避免的,無論從事什麼工作。」

王鶴棣的底色是樂觀的,他的底層邏輯是,接受一切的突如其來,遇到問題解決問題。

沒有情緒的宣洩,甚至沒有消化的過程,他的下意識是全盤接受。

王鶴棣有著自己獨特的世界觀。

迫降在敦煌的時候,他不得不做綠皮火車長途跋涉前往拍戲地點。

但是他並沒有抱怨,甚至他當時還在感冒。

「這是一段很開心,很令人難忘的經歷,在上面睡一覺還把感冒給治好了。」

跑炸點的時候,很危險,他卻把它當做跑步訓練方式。

「沒什麼特別開心的事情,但是每天都挺開心的。」

他說,人要有一個苦中作樂的心態。

也許有點大大咧咧、沒心沒肺,但是這種鈍感力,確實可以替他承接,緩衝許多痛苦。

在娛樂圈這個最混亂的名利場,過於敏感是致命的。

在某種程度上,王鶴棣是適合娛樂圈的。

非科班出身的他,在處理感情戲的時候總是很艱難。

他給自己想了一個笨辦法,就是提取自己身上與角色的相似之處,然後把它放大。

「我覺得道明寺這個角色沒有很難,因為我和他很像。

他把演戲當做一個交朋友的方式,他說,這是一個與老朋友重逢和新朋友相遇的過程。

很笨拙,也很淳樸。

對於王鶴棣來說,當了藝人,最遺憾的事情就是跟朋友的聯繫變少了。

很多東西迫於無奈都無法解釋,就會有一些小矛盾小摩擦。

但是他說:

「你不能停留在以前那個美好的階段啊,你得往前走。」

他不想回頭,因為人還是得進步的,他覺得一定會比以前更好的。

對什麼事情,都不會太耿耿於懷,他不是一個患得患失的人。

因為《遇龍》被群嘲的時候,他不會很悲觀,擔心機會變少。

「當外界對你有更高的要求,你才會進步,就是有人在逼你一把的感覺。大家要求高了,你自己也會提升,並不意味著機會會變少。」

對於演戲,王鶴棣是有著自己的野心的。

他想要成為一個有好作品,好口碑的演員。

但他也知道他才剛剛上路。

「我拍戲也會有自己的野心,但是這是一個長期的目標,並不是說一部戲、兩部戲就可以達成的。」

現在的他在努力嘗試各式各樣的東西,不想把自己局限化,不排斥任何的角色類型。

這是一個積累的過程。

「當下只是想踏踏實實的走好每一步,拍好當下的每一個作品。」

在《你好,星期六》里,王鶴棣大大方方地說:

「希望製片人,導演多看看我,我很容易爆的。」

王鶴棣,希望他能大有可為。